轟!

飛機徹底爆炸了。

連續好幾次的劇烈爆炸,我被震的頭暈耳鳴。

等到徹底沒了動靜,我甩著頭從沙灘上爬起來。我吐了口吐沫,拍拍衣服上的土。

我看著四周,碎鋼板和斷棍七零八落的扎在沙灘上,到處都是燃燒的飛機殘骸,人的殘肢斷體隨處可見。

這下是沒有人能夠活下來了,我不禁感慨自己的命真大。

雨點變得稀稀疏疏,一陣海風吹來,冰涼又刺骨。

眼鏡妹跪在沙灘上,捂著臉哭了起來。濃妝艷抹的女人看了一下眼鏡妹,一臉的不屑。空姐她們三個走了過來,長腿美女和大、胸空姐一起安慰著眼鏡妹,職場女人抱著胳膊走到我面前。

她對我伸出手說:“夏嵐,華宇集團總裁。”

我握了握她的手,自我介紹道:“陸遠。”

夏嵐身上上位者氣勢很強,而且她的腰肢特別細,就是人們常說的水蛇。她點點頭掃了一眼其他人,說:“大家介紹一下自己吧。”

長腿美女抬頭看了夏嵐一眼,表情很平靜,“林仙兒。”

“我叫王妍。”美艷並且胸很大的空姐回道。

“我,我叫張喜兒,上海師範的大二學生。”眼鏡妹哽咽的說道。

夏嵐看向那個煙熏妝的妹子,她冷哼了一聲,“蔣丹丹,蔣天華是我爸。”

“你是蔣氏集團的千金?”夏嵐有點意外。

Advertising

蔣丹丹打量了一下夏嵐,“怎麼,你知道我爸?”

夏嵐淡淡笑了一下,沒有說話。她冷哼了一聲,跺跺著腳,搓著胳膊,說:“凍死本小姐了,你們接著聊,我要去找避風的地方了。”

海浪拍的沙灘嘩啦啦響,一陣海風吹來我們幾個凍得直打哆嗦。

“走吧,先找個避風的地方。”我也提議著。

我們六個沿著沙灘走,在很遠的地方發現了一處礁石灘,那裡有幾塊巨大的礁石正好圍成一個巢,是一處天然的避風場所,蔣丹丹是第一個鑽進去的。

“大家先在這裡休息一晚,飛機墜毀的時候機長已經發出了求救信號,我相信搜救隊很快就會找到我們的。”空姐王妍說道。

我點點頭,看向其他人。

眼鏡妹張喜兒擦擦眼角殘留的淚水,驚喜的說:“那我們很快就能得救了。”

林仙兒抱著胳膊像在思考問題,夏嵐皺著眉頭搗鼓著手機。

“你們的手機有信號嗎?”夏嵐對所有人問道。

我掏出手機一看,手機屏幕碎的稀爛。林仙兒和王妍的手機還能用,但也沒信號。張喜兒的手機是怎麼也開不了機。

“大家都把手機關機吧,保存一下電量,或許明天在其他的地方能收到信號。”王妍對所有人說道。

這時我感覺有點冷就裹了裹衣服,順便往人多的地方挪了一下,正好那個叫蔣丹丹的富家女就在我旁邊,她正用手機玩著消消樂。

“有信號嗎?”我隨口問了一句。

蔣丹丹抬頭看了我一眼,一臉的不爽,然後起身從我身邊走開了。

蔣丹丹剛離開,王妍便坐過來了,她離我很近。

“飛機上,謝謝你了。”

“客氣了,能活下來就好。”

我揉揉腦袋看了她一眼,王妍不愧是做空姐的,長相和身材都是一流的,特別那對胸,真的很飽滿,制服上衣都快被撐破了。

王妍似乎發現了我的目光,她把胸往裡收了一下,問我,我們明天該怎麼辦?

“你在問我?”我有點詫異。

“你是我們六個人裡面唯一的男人,不問你問誰?”王妍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

我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靠在礁石上,“救援隊應該很快就會來,現在想了都是白想,還是先睡吧,具體的明天再說。”

……

第二天一早,我打著哈氣鑽出礁石灘。

太陽已經從海平面上升起,海鷗在蔚藍色的天空中翱翔。我轉身向身後望去,那是一片郁郁蔥蔥的密林,一座高、聳入雲的山峰在視線中若隱若現。

我現在可以確定,我們流落到了一座海島上。

王妍她們早早的起來,用樹枝在沙灘上壘起三個柴堆,准備點火發出SOS的求救信號。

“起開,別擋本小姐的路!”

突然我被人推了一把。我轉頭一看,蔣丹丹嚼著口香糖,舉著蘋果手機四處尋找信號。

“媽的,什麼破手機,這麼快就沒電了。”她狠狠的將手機扔了出去。

“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蔣丹丹瞪了我一眼,朝王妍她們走去。

我很無語,蔣丹丹確實是個美女,可惜她的煙熏妝我實在受不了,而且她的脾氣也很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