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2章神秘往事

大伯雲瀚,帶著雲青岩進入府中,把他安置到了他以前的住所。

雲青岩看著熟悉的院子,以前的回憶,一下子浮現到了心頭。兒時的時候,他跟采兒,最喜歡在院子裡嬉鬧。

“岩兒,你失蹤的三年裡,都去哪裡了?怎麼現在才回來?”安置好雲青岩後,大伯雲瀚便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道。

“我當時去琅琊山歷練,沒想到遇到了琅琊山的山賊,被他們囚禁在賊窟三年,前不久才僥幸逃了出來。”雲青岩把早已想好的說辭說了出來。

“你居然跑去了琅琊山……”大伯雲瀚面色一變,琅琊山是出了名的賊窟,聚集了數十伙燒殺擄掠的山賊,因為琅琊山地勢凶險,天元王朝好幾次派兵剿匪都以失敗告終。

“幸好你逃回來了,不過岩兒,以後可不能再貿貿然去這種危險地帶了!”大伯雲瀚一臉心有余悸地說道。

大伯哪裡知道,雲青岩的確是去了琅琊山歷練,但不是被山賊抓走,而是被空間風暴卷到了仙界。

“不過岩兒,這三年裡,你可有機會修煉?如今是什麼修為了?”大伯雲瀚又問道,似乎很在意這個問題。

“修為麼……”雲青岩苦笑了一聲,說道:“大概相當於星境三階的凡人武者吧!”

大伯雲瀚沒注意到,雲青岩的介紹中加了‘凡人武者’四字。眼中閃過一道失望,三年前,十五歲的雲青岩,就已經是天羽城的第一天才,有著星境五階的修為。

沒想到三年前過去,修為不進反退。

但想想也正常,被山賊囚禁三年,哪裡還有時間修為?甚至,修為沒被山賊廢掉,都算是萬幸了。

“岩兒,你也無需沮喪,以你的天賦,就算現在重新修煉開始,也必定能在幾年內重回巔峰。”大伯雲瀚安慰雲青岩道。

“恩,我會的!”雲青岩點點頭,臉上沒看到堅定之類的情緒,有的,只是理所當然。

“大伯,你能帶我去家族的藥材閣一趟嗎?”雲青岩冷不丁地說道。

Advertising

天星大陸不像仙界,有充足的仙靈之氣,有的,只是最低等的靈氣。

如果僅僅依靠靈氣,雲青岩想恢復全部修為,至少要百年以上的時間。而百年時間,雲青岩顯然等不了。

因此,他動了煉制丹藥的念頭。

有丹藥輔助,他恢復修為的速度就能幾何倍數地增長了。

“藥材閣……”大伯雲瀚臉上閃過為難之色,隨即問道:“岩兒,你要去藥材閣做什麼?莫非你被囚禁的三年中,學會了煉丹之術?”

“是的!跟我一起被囚禁的,還有一名煉丹師,這三年裡,我一直偷偷跟他學煉丹之術,已經得到他所有的真傳!”這也是雲青岩早就想好的說辭。

大伯臉上頓時出現喜色,煉丹師可是天星大陸最高貴的職業之一,就算只是最低級的人級煉丹師,地位都不在他這個雲氏家族的族長之下。

“這樣吧岩兒,你把你需要的藥材告訴我,明天我就給你送來!”大伯雲瀚想了想說道。

“好吧……”雲青岩雖然不明白大伯為何不帶自己去藥材閣,但還是將需要的藥材報了出來。

仙界的面積,比天星大陸不知道大了多少萬倍。因此天星大陸所有的藥材,仙界基本也都會有。

雲青岩現在所報的藥材,都是最普通,最尋常的藥材,對生長條件沒什麼要求,不出意外,天星大陸都會有。

“爹,我聽說岩弟回來了!”就在這時,院子外面,傳來一道激動的聲音。才幾秒的時間,一名青年就出現到了雲青岩面前。

青年相貌英俊,長得高挑,美中不足得是,他的左手衣袖是真空的……

“岩弟,真的是你……”看到雲青岩,青年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撲過去抱住了雲青岩。

青年不是別人,正是雲青岩的堂哥雲軒。

雲青岩跟雲軒,雖然只是堂兄弟,但兩人的感情,卻無異於親兄弟!

“哥,你的左手是怎麼回事?”不同於雲軒的激動,雲青岩兩只眼睛眯成了一條線,身上散發著冰冷的寒氣。

如果有仙界的人在場,一定會驚恐不已,仙帝雲青岩,一旦做出眯眼動作,就代表他動殺機了。

接下來,將會是腥風血雨的殺戮。

“沒……沒什麼,就是不小心受傷掉斷了一只手臂。岩弟,現在是你回來的大喜日子,我們哥倆不說這個好嗎?”雲軒眼中閃過黯然,抱住雲青岩的一只手,也松了下來。

“好!”雲青岩點點頭,便不再詢問。但他心裡,卻彌漫著極其濃烈的殺機,雲軒不止是左臂被人斷掉,連修為都被廢了。

“爹,今天晚上,就讓我跟岩弟單獨相處吧!三年沒見,孩兒實在有太多話想跟岩弟說了!”雲軒轉頭看向其父雲瀚,眼中帶著幾分迫切。

“好,不過事先申明,不能喝太多酒!”雲瀚心裡,其實也很想跟雲青岩敘舊,但接觸到雲軒目光,不由心頭一軟。

自從半年前被人廢掉以後,雲軒的性子就變得孤僻,甚至是自暴自棄。今日見到雲青岩,還是他半年以來,第一次露出笑容。

大伯雲瀚走後,雲軒就讓下人准備了一桌酒菜。

席間,雲軒不斷跟雲青岩碰杯,他的酒量很好,十多杯下肚,還臉不紅氣不變。

雲青岩喝慣了仙酒,這天星大陸的凡酒,自然也喝不醉。

“岩弟,你給我說說,這三年你都去哪裡了,你知不知道,你剛失蹤那會,我們傾盡了整個家族的力量去尋你!”酒桌上,雲軒說道。

雲青岩當即就把跟大伯說的說辭,又重復一遍給雲軒。

兩兄弟聊了很多很多,幾乎都快把三年下來沒說的話全部都補齊了,以至於到後來,兩人都不再說話,只是一個勁地喝酒。

不知不覺間,時間走到了深夜。

“岩弟,沒想到……三年不見……你的酒量變得如此驚人,我這個做哥哥的……都不如!”雲軒直到現在才有醉意,五斤一壇的竹葉青酒,他已經喝下了三大壇。

雲青岩看到雲軒這幅樣子,心裡不由一痛。

喝下整整十五斤才有醉意,可見雲軒如今的酒量有多好。而酒量,只有常喝酒才練得出。

以前的雲軒,可是滴酒不沾。

不難想像,斷臂後,雲軒肯定一直靠著酒精麻痹自己。

這一夜,雲軒喝到了不能再喝,直接趴在酒桌上呼呼睡去。

“哥,你放心吧,等我修為恢復到一定階段,就為你重塑修為跟斷臂重生。”雲青岩看著醉得睡去的雲軒嘟嚷道,冷不丁地,他的目光又寒了下來,“至於廢你之人,無論他是誰,有什麼背景,本帝都會讓他付出最慘烈的代價!”

……

把雲軒扶到床榻上休息後,雲青岩就走到了外面的院子。

此時距離黎明,只剩下不到一個小時,隱約間,已經能看到東方天空露出的曙光。

“我所修煉的功法,都是先天生靈修煉的,眼下,我必須要修煉一些凡間武者的功法!”

仙界的生靈,從出生開始,就是先天生靈,用天星大陸的話來說,就是先天境的武者。

天星大陸的武者等級,初始階段分為:星境、月境、陽境。

陽境之上,就是先天境,也就是仙界的先天生靈。

嚴格來說,先天生靈,已經不算是尋常意義上的人類,因為每一個先天生靈,壽元都在500載以上。

雲青岩現在的修為,已經跌落到星境三階,以前所修煉的仙界功法,以現在的修為根本難以施展。

雲青岩想加快恢復速度,除了靠丹藥,還必須修煉凡間的功法才行。

打個比方來說,雲青岩現在的情況,就好比一個嬰兒,身旁雖然擺放著一把無堅不摧的神兵利器,但以嬰兒的力氣,根本拿不起這把神兵。

嬰兒想用神兵,就必須要長大到一定階段才有力氣拿起神兵。

同樣的道理,雲青岩想動用仙法(仙界功法),至少也要把修為恢復到先天境。

次日一早。

大伯並沒有把藥材送來,而是臨近中午的時候,才讓老管家把東西送來。

“岩少爺,族長有事脫不開身,所以讓老奴將藥材送了過來。您清點下上面的藥材,看看有沒有遺漏。”老管家恭敬地說道。

“不用清點了,大伯既然讓你送來,肯定一分都不會差。”雲青岩看都沒看就說道。

“林爺爺,我有件事想問你一下,還望你能如實告訴我!”雲青岩的目光,不自覺冷了下來,“我哥的修為跟左臂,是誰廢掉的!”

‘林爺爺’全名雲遠林,世代都是雲氏家族的管家。

老管家雲遠林出現為難之色,隨即苦笑了一聲,“岩少爺,如果您真想知道,還是自己去問軒少爺吧。這件事不止是軒少爺的個人恥辱,也是雲氏家族近年來最大的恥辱。以老奴的身份,實在不方便多說。”

老管家雲遠林遲疑了一下,又說道:“岩少爺要是真想為軒少爺出頭,老奴建議您先拿回家族繼承人的身份。”

繼承人指的是下一任族長的繼承權。

以前的雲青岩,就是下一任族長的繼承人,不過他三年前消失後,繼承權就自動喪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