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行十幾個小時,到第二天傍晚時才到陳家,車開進陳家大宅,陳煙兒目露眷戀之色。

這裡就是她的家。

陳煙兒心裡難受,這一世,她一定會好好的護住她的家人,無論付出任何代價。

她的房間在二樓,就在妹妹和弟弟中間,是最大的房間。一路舟車勞頓,陳德志讓佣人劉媽給陳煙兒做了晚餐,便讓陳煙兒先回房休息。

佣人劉媽從陳煙兒剛進來那會兒就被這位大小姐的精致面容驚艷到了。

沒想到大小姐會出落得這般美麗動人,說是京都第一美人都不為過。

只不過眉宇之間帶著一股憂愁。

對這初次見面的大小姐,摸不透習性,劉媽不敢多說話。第二天,陳煙兒起床時,私人電話鈴聲響起,她順手一摸,准確地找到手機的位置。

“喂?”

因為剛起床,陳煙兒嗓音沙啞,魅惑撩人。

電話對面的男人愣了一瞬,隨後失笑:“阿七,你回京都了?”

陳煙兒瞬間睜開雙眸,如煙波含水的雙眸透著一股殺意:“你調查我?”

男人感覺到陳煙兒的殺意,發出爽朗的笑聲:“你別誤會,我沒調查你,知道你回京是巧合。”

“有什麼事?陳煙兒不想和他說廢話,妖艷紅唇泛著寒涼之意。

“有任務。”

“嗯?“陳煙兒皺眉:“我說過最近不接任務。”“跟那個人有關系,你確定不接?”

Advertising

陳煙兒頓了一下:“你發給我。”

掛斷了電話,沒一會兒,手機發來一條信息,陳煙兒看過後,立刻刪了。

已經被吵醒,陳煙兒沒了睡意,洗漱過後,在衣櫃裡選了一條純白色連身長裙,連身長裙純白干淨,穿在她身上,腰肢被掐得纖細。

像個不染俗世煙火的小仙女。

只有陳煙兒自己知道,她的心是黑的。這些都是她的媽媽精心給她准備的。前世卻被她親手扔掉。

這一世,再也不會了。

陳煙兒珍惜地望著衣櫃裡的衣裙,盡管這些都不是她喜歡的風格。

可只要父母還在,她願意做最讓他們驕傲的大家閨秀,望門名媛。

出了房門,陳煙兒慢條斯理地走下樓梯。

聽見聲音,在飯桌邊等著的三人聞聲朝樓梯看去。

只見少女一襲白色長裙墜地,步履優雅地拾級而下,精致面容白皙溫婉,如墨青絲柔軟順滑。

她就那麼從容優雅的從樓上下來,裙擺被上面的台階拉出弧度,仿若不食人間煙火的謫仙,全身上下透著優雅而干淨的氣息。

這是陳修意第一次見到這位同父同母的大姐。

他知道大姐因為身體不好,出生便被送到尼姑庵溫養身體。陳修意看見陳煙兒,心中突然油生一種自豪感。

外面人都道他大姐從小在山裡長大,是個鄉野村姑。他真想讓那些人來看看,到底誰才是鄉野村姑。明明像古代官家出來的大家閨秀,望門名媛。

陳夫人早已淚流滿面,想要靠近女兒,卻心生膽怯,害怕女兒會責怪她們18年都不曾去探望過她,盡管丈夫說過女兒很懂事。

陳夫人捂著嘴直掉眼淚,最終還是忍不住叫出聲:“煙兒.…”陳修意也跟著喊了一聲大姐,略顯緊張。

陳德志也望著自己的女兒。

陳煙兒之前一直在想任務的事,沒看見樓下的三人。直到她們出聲,她才回過神。

循聲望去,陳煙兒唇角剎那綻放一抹明媚動人的微笑:“媽媽,修意。”

雖然18年沒見,但陳煙兒一直有她們的照片,所以就算陳煙兒第一眼認出他們,陳夫人和陳修意也不覺得奇怪。

陳夫人跑過來抱住陳煙兒,哭得泣不成聲,陳德志和陳修意在一旁看著,也不免紅了眼眶。

陳夫人哭了好一會兒,才拉著陳煙兒到飯桌上。

陳煙兒看了一眼,飯桌上都是她喜歡的菜,陳煙兒心下感動,他們定是詢問過撫養她長大的玉安師傅。

前世其實也是這樣,只是她那時心中被不滿與怨恨蒙蔽,沒去注意這些細節。

飯桌上,陳煙兒吃完後,才發現大家都沒有動筷,一家三口都盯著她看。

陳煙兒愣了一下:“你們怎麼都不吃?”三人立即回神,趕緊低下頭吃飯。

陳修意心中有些驚訝,看來他的感覺沒錯,大姐果然就跟古代大家閨秀一般,吃個飯都那麼優雅斯文。

陳煙兒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

妹妹陳雨兒,弟弟陳修意,倆人是龍鳳胎,比陳煙兒小—歲。

陳雨兒現在還在醫院,吃完飯後,陳煙兒本想與父母一同去醫院看望妹妹。

卻有一位不速之客到來。

這位不速之客,是陳煙兒二叔的女兒,陳安安。一來就收到了陳煙兒父母的熱情招呼。

“安安,你怎麼來了?“陳夫人笑問道。

陳安安五官並不突出,只能算斯文秀氣。

她調皮地衝陳夫人吐了吐舌頭:“大伯母,我來看看大姐,聽說大姐今天到家了。”

她明知故問,分明從進門那一刻就看見了陳煙兒,震驚於陳煙兒出色的外貌,陳安安很好地收起眼底一閃而過的妒忌。

而陳煙兒在看到陳安安進來的那一瞬間,眼底的冰冷突然肆虐。

“你就是大姐吧?”陳安安笑著跑過來,想要拉住陳煙兒的手,陳煙兒卻在這時突然抽開了手。

陳安安瞬間落空。

“抱歉,我不習慣被別人觸碰。陳煙兒語氣冰冷至極,雖在道歉,卻讓人聽不出一絲歉意,是一句沒有感情的陳述句。

陳安安瞬間露出尷尬的表情,眼眶立馬濕了,可憐兮兮地看著陳夫人和陳德志。

“大姐是不是不喜歡我?”

陳德志和陳夫人以及陳修意都對陳煙兒的態度感到意外。在陳安安來之前,陳煙兒對他們說話分明溫柔至極,生怕嚇著人似的。

怎麼到了陳安安這裡,就突然變得那麼冷硬強勢?人心都是偏的。

陳德志和陳夫人雖然疼愛侄女,可陳煙兒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而且還是他們的第一個孩子。

“安安吶你大姐沒那個意思,她只是不太習慣跟別人接觸。陳夫人打著圓場。

聽言,陳安安雖然在笑,心底卻在嘲諷陳煙兒。

果然跟大家說的一樣,在尼姑庵呆久了,不過是個鄉野村姑,沒禮貌沒規矩。

就算外表包裝得再華麗,也改不了裡面是包糠的事實。她立馬善解人意地說道:“哦,原來是這樣啊,大姐不是不喜歡我,這下我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