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注射了自己研發的藥物之後便昏倒,醒來,便在這裡了。

腦子裡有些不屬於她的記憶在慢慢地和自己的記憶交纏。

靜候嫡女元卿凌,思慕楚王宇文皓已久,十五歲及笄後,到公主府飲宴,設下計謀陷害楚王“輕薄”了她,一番尋死覓活之下,得償所願成為楚王妃。

只可惜,嫁入王府一年,費盡心思,楚王連看都沒看她一眼。

工科女,雖沒談過戀愛,但是從身體的酸痛和某個部位殘留的撕裂疼痛告訴她,在原主死之前,應該是經歷了一場侵略性的行為。

原主殘留在她腦子裡的記憶也證實了這一點。

從天才博士晉升到某不知名朝代的楚王妃,元卿凌唯一可惜的是她手頭上的研究項目不能再進行了。

靈魂穿越這種一點都不科學的事情,發生在她的身上,她沒有太過憂慮自己的處境,反而想著如果自己能再回到現代,她或許會去研究靈異學。

失血過多讓她的覺得腦子昏昏沉沉,她干脆什麼都不想,走回床前,倒頭就睡。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外面,傳來一聲巨響,伴隨著一聲慘烈的痛叫聲。

“快,快去叫大夫!”

門外,傳來了其嬤嬤急促而凌亂的聲音。

血腥的味道,從虛掩的木門透進來。

元卿凌雙手扶著椅子,穩住虛浮的腳步看了出去。

只見其嬤嬤和一名侍女扶著一名小廝坐在廊前,那小廝的眼睛汩汩流血,有東西插在了眼睛裡,急痛得放聲大哭。

其嬤嬤著急得很,想伸手為他捂住流血的地方,可那尖銳物就突出在眼球上,她便想把那尖銳物拔掉。

Advertising

元卿凌見狀,也不顧身體各處都疼痛,快步走了出去,“不許動!”

其嬤嬤嚇了一跳,回頭見是她,沒好氣地道:“沒王妃什麼事,王妃回去吧。”

元卿凌看了一下,心中稍松,那尖銳物是一枚釘子,不是插入眼球,而是在眼角邊緣擦著眼角插了進去。

釘子沒入很深,若強行拔掉,會傷了角膜甚至引起眼球爆破。

“鑷子,棉花,針,烈酒,再以烏頭、莨菪子、麻蕡、羊躑躅,曼陀羅花熬湯拿上來,要快!”元卿凌拉開其嬤嬤,沉穩地吩咐道。

其嬤嬤一把推開她,狂怒地道:“你別碰我孫子。”

“你等到大夫……”

其嬤嬤見她還要再說,竟用了狠戾使勁推搡她進了屋中,把門關起來。

元卿凌被推跌在地上,腦子裡有一句冰冷的話在回蕩,“不必把她當主子看待,便當我楚王府多養了一條狗。”

她只是一條狗,自然,下人們也不會尊重她。

元卿凌慢慢地躺回了床上,聽著外頭那小廝的痛哭聲,心裡很沉重無力。

聲音漸漸地遠去,應該是被安置到了其他地方。

那孩子,大概就十歲左右?

可惜了,若延誤治療,傷了眼睛不說,還可能因為感染而丟了一條性命。

元卿凌沒什麼悲天憫人的心腸,她只認為自己學的就是醫藥,做的是藥物和病毒研究,家人都是醫生,從小在家裡祖輩父輩談論得最多的話題便是做醫生的責任與救治方式。

在元家人看來,救治就是天職。

他們身體力行,用一輩子去做好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