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老爺子一共三個孫子呢,眼前這個,會是哪個的種?

反正不管是哪個的,都不會是三少戰宇寒的,他都在國外呆好幾年了。

那基本就是二少戰宇冰的,整個帝京誰不知道二少風流多情?

哇啊啊!

貴婦們和她們的女兒們,紛紛露出羨慕嫉妒恨的神情。

她們今天帶著厚禮來探望戰老爺子為的是啥?

明擺著為了幾個戰少嘛。

誰不盼著自己的女兒嫁入帝京第一豪門?

可是眼前這個衣著寒酸的林雙,卻拎著孩子來占了先機。

大家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林雙!”葉清清突然臉色鐵黑,厲聲道,“趕緊給我滾,別帶個野孩子在這做夢攀高枝!你什麼貨色戰家會不知道?戰少會讓你這樣的賤人生孩子!”

“也是啊,”貴婦們紛紛點頭,“她准是窮瘋了,也不知道和誰生的野孩子,要賴給戰少呢!”

“居心叵測的賤女人,還不把她轟出去!”

“保鏢!”葉清清向幾個黑衣保鏢叫道,“把這對母子扔出去,不要打擾到戰爺爺!”

“是!”保鏢一起湧過來。

“這是戰宇寒的兒子!”林雙擋在林星身前,“他少一根寒毛,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Advertising

“哈哈哈!”貴婦們大笑起來,就連保鏢都笑了。

“林雙!”葉清清冷嗤,“你可真會賴,撒謊都不在點兒上!我未婚夫一直在國外,他能隔空跟你生出孩子來?”

“這是戰宇寒當初給我的!”

林雙拿出那張銀行卡,“持卡人戰宇寒,錯不了吧?”

“你這是在哪撿的?報廢的卡你也當真?”葉清清一把奪過銀行卡,“哢啪”折成兩段,扔進垃圾桶裡。

林雙錯愕了一下,這是那男人留下的唯一一樣東西!

想也不想,她抬手給了葉清清一巴掌。

“把這瘋女人還有這個野孩子給我扔下去!”葉清清捂住臉,咬牙切齒地尖叫。

保鏢們一哄而上。

“劈裡啪啦,”林雙一陣拳打腳踢。

葉清清和一眾貴婦都傻了眼。

走廊裡保鏢倒了一地,“哎吆歪”地齊哼唧。

葉清清直勾勾看著林雙,這女人怎麼這麼能打了?

林雙正考慮要不要繼續打,病房的門開了,傳出一道威嚴清麗的聲音:

“誰在外面吵?”

空氣一下凝固了,葉清清閉住了嘴巴,保鏢們狼狽地爬起身。

眼前是戰二爺的夫人唐蓉,也是戰家三少的母親。

戰老爺子兩子三孫。

三少戰宇寒是老二家的。

“伯母,”葉清清指指林雙,“是那個瘋女人在這吵鬧,我正勸她呢!”

唐蓉一雙丹鳳眼看向林雙,似乎是認識她,隨後皺了眉。

葉清清心裡一喜,林雙的聲名狼藉,看來帝京真是無人不知啊?

“她在這吵什麼?”唐蓉說,“戰家跟她沒有瓜葛。”

葉清清急忙回答:“就是無理取鬧的潑婦,趕她走就好了!”

“不對,”林星抬頭望著唐蓉,禮貌卻不失霸氣地說,“姐姐,我是來找爹地的,不是無理取鬧!”

姐姐?

唐蓉眼前一亮,低頭看向身前的小團子。

這個小團子,跟她家大孫子還有些像呢。

“你叫得誰啊?”唐蓉和藹地問。

“當然是你啊?”

林星瞟一眼葉清清,對唐蓉說,“姐姐你不要信這個阿姨的話,我媽咪不是潑婦,她才是!”

兩聲甜甜的姐姐叫出來,唐蓉心花怒放。

葉清清卻受不了了,“死孩子你叫誰阿姨?”

“姐姐你看到了嗎?”林星指著葉清清,“這個是不是潑婦呀?”

葉清清急忙捂住了嘴,為自己的失態忐忑。

“可是你應該叫我奶奶的,”唐蓉滿意地摸摸林星小腦袋,“我孫子跟你差不多大。”

“那我也叫你奶奶吧,你看起好親切,說不定是我親奶奶呢?”

林星瞬間演技飆升,唐蓉一顆心都融化了。

“保鏢,快把這娘倆兒扔出去!”葉清清可慌了,“這野孩子吵到夫人了!”

“不要仗勢欺人,”唐蓉斂著眉心,“讓保安送人下去就好了。”

“不用保安!”

林雙拉住兒子的小手,既然戰宇寒還沒回來,那自己也沒留下的必要。

“我們自己會走。”

“媽咪!”

林星牽著唐蓉的衣角,篤定地向林雙擺了擺小手。

“我想跟奶奶再玩一會兒,等下我自己回去吧。”

林雙正准備拒絕,卻看到林星的大眼睛不停地眨啊眨。

這小鬼頭,這想是在這做臥底吧?

真是人小鬼大!

不過說到人小鬼大,還得是自己的大兒子林陽。

此時林陽已經到達機場,正在出口堵圖片上那個男人。

據說是自己爹地的......戰宇寒!

戰宇寒此時正戴著墨鏡,昂首闊步的走過來。

保鏢前四個,後四個。

強大的寒流,頓時就讓航站樓的溫度降到了冰點。

來往客人紛紛躲避,方圓幾十米內,除了保鏢沒有人煙。

不!

有個一身黑色西裝的小不點站在那裡,堵住了戰宇寒的路。

老遠看,小不點像一個縮小版的......自己!

“爹地!”

戰宇寒正被這道冷酷的小身影吸引,林陽已經叫出了聲。

爹地?

戰宇寒回頭看看,除了自己和保鏢也沒別人。

那他叫得誰?

這小不點不是自己的兒子,他比兒子胖了很多。

“小朋友,你是......”

“爹地,”林陽清冽霸氣的聲音,“我是你的兒子呀。”

戰宇寒罕見地懵了一下。

一改平時的臭脾氣,蹲下身溫和地說:

“你是不是迷路了,我可以帶你出去,順便幫你找到爸媽。”

“媽咪不用找,她去太爺爺那邊等你了,”林陽沉穩地說道,“爹地也不用找,就是你啊!”

“怎麼會是我呢?”戰宇寒薄唇微笑。

林陽認真地回答:“看模樣你就知道答案了,這還用問嗎?”

戰宇寒摘下墨鏡仔細看著眼前的小人兒。

的確,這小家伙跟自己有些像。

他抬起頭,目光看向保鏢。

保鏢們紛紛點頭,一致認同小人兒的話。

“可我兒子不是你......”

戰宇寒笑了,“你一定是二哥的種吧,總之像戰家人。”

“可媽咪說爹地叫戰宇寒,就是圖片上的你呀。”

林陽給他看打開的手機屏幕。

戰宇寒一下鎖了劍眉。

沒錯,圖片上的男人正是自己,是在W國機場,上飛機前的影像。

可惡!

是誰這麼准確的拍下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