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文深吸口氣,為了不讓父母擔心,強顏歡笑道:“爸媽,對不起,是我害了你們。”

“如果當初不是我要和婷婷在一起,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兒子,不怪你,都是張家欺人太甚!!”

陪父母溫馨的吃了晚飯,夏文剛收拾完屋子,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哪位?”

“是我。”

聽到對方冰冷又悅耳的聲音,夏文怔了下,才認出是昨晚的那個漂亮妹子。

“嗯,怎麼了?”夏文低聲道:“想通了找我負責?”

“你在哪?”她語氣仍冰冷無比。

“在家裡。”

“把地址發過來,見面談。”

掛斷電話,夏文搖頭笑了笑,暗想還不錯,雖然失去了張婷婷,但桃花運卻來了。

約莫半個小時,林清秋出現在外面的路口,隨從的還有四名保鏢。

觀察周圍的環境,不禁皺了皺眉,他怎麼住在郊外這麼破舊的地方?看來過得很一般啊。

等了沒一會,夏文的身影才緩緩出現。

見林清秋一襲黑色大衣,長直發披散在肩,臉色畫著淡妝,十分冷艷。

Advertising

昨晚喝了不少,還真沒怎麼觀察她。現在才知道此女真是個尤物,有著傾國傾城之美,看不出任何瑕疵。

“我叫林清秋,你呢?”

林清秋沒有廢話,直接問道。

“夏文。”

“做什麼工作?”

夏文被逗笑了:“你是查戶口嗎?”

“難道我不該了解你嗎?”

她死死盯著夏文,想到昨夜白白便宜這家伙就恨得咬牙切齒,如不是被家裡逼到這一步,才不會來見他。

“嗯,也對。”

夏文點點頭,既然來找他負責,多了解他的情況很正常。

“我還沒工作,昨天才從部隊退役回來。”

“剛退役?”

她有些詫異,難怪覺得夏文身上有股陽剛之氣,與常人有所不同。

“你不要誤會,來找你不是讓你當我的男人,而是擔起應該負的責任。”

夏文不解道:“什麼意思?”

“明天我會讓人來接你,到時你就知道了。”

說完,她轉身上車離開。

‘看來她不是什麼普通人啊。’

夏文若有所思,剛要回去,忽然不知從哪冒出幾輛面包車,將她的車團團圍住。

一群黑衣大漢,手裡提著鋼管從車裡下來,猛地砸碎林清秋的車玻璃。

“下車。”

“林清秋,再不下車老子直接把車給炸了!!”

為首一名紅發男子,囂張的吼道。

周圍的大漢,紛紛吶喊滾下車。

四名保鏢,警惕的保護林清秋出來,質問道:“你們什麼人,膽敢找林家小姐的麻煩?”

“哈哈,找的就是她,帶走!!”

紅毛冷笑一聲,揮手命令道。

周圍的大漢,一哄而上,幾名保鏢根本不是對手,先後被打倒在地。

林清秋臉色微變,緊張的後退幾步。

但很快她再次被圍住,正讓她絕望之際,忽然不知從哪衝出一個人影。

轟.....

只見此人非常迅猛,三拳兩腳間把周圍的大漢全部擊飛。

“是...是你。”

林清秋驚訝的看著夏文,沒想到他如此強悍。

“沒事吧?”

夏文豈能眼睜睜看著她被人綁架,再怎麼說兩人昨夜瘋狂纏綿過。

她微微搖頭,漸漸冷靜下來。

“哪冒出來的狗東西,你誰啊?”

紅毛也被夏文強悍身手驚到了,上前怒喝一聲。

“我是她男人。”夏文順勢摟住旁邊的林清秋,霸氣道:“要把我的女人帶走,不行!”

“你的女人?”紅毛皺眉道:“怎麼可能,她不是李凱的未婚妻嗎?”

“嗯?”

夏文一頭霧水。

林清秋則寒聲道:“我何時是李凱未婚妻了?”

“老子不管你們什麼關系,總之你最好跟我走,這小子救不了你。”紅毛不耐煩道。

“哦,是嗎?”夏文不屑道:“那你試試。”

“很厲害是吧?老子崩了你!”

紅毛囂張的從身上掏出槍,剛抬起來卻尖叫一聲。

“啊....”

只見他的手掌赫然插著一把短刃,槍也隨之掉落在地。

“別在老子面前玩槍,否則下一次短刃會插在你腦袋上。”夏文沉聲道:“滾!!”

周圍眾人看夏文的目光不由變了,這家伙實力也太恐怖了吧!

紅毛也意識到這家伙不是一般的高手,緊張的咽了咽唾沫,不甘道:“走,小子,我記住你了。”

等他們離開後,林清秋緩過神,再看夏文的眼神有些異樣。

“你...身手不錯。”

“還行,畢竟在部隊待了那麼多年。”夏文淡然道:“只是你仇家不少,用送你回去嗎?”

“不,不用,他們應該不敢再來了。”

她搖搖頭,等保鏢們爬起來後,才上車離開。

臨走時,她本想道聲謝,但想到昨晚的荒唐之事,最終還是無法開口,直接走了。

“小姐,你朋友真厲害啊,我覺得和福伯起碼是一個級別的。”

車上,保鏢忍不住說道。

“怎麼可能,南城有幾個能和福伯相提並論的,他是很強,但離福伯還差得遠。”

林清秋輕哼一聲,可腦海卻不由自主的想到夏文,在她絕望之際挺身而出,那個身影.....

“不,只不過是當過兵的莽夫罷了!!”

她果斷把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甩出腦海。

次日。

夏文剛給父母做完午飯,還沒吃林清秋派來接他的人已經到了。

無奈,只好上車跟他們離開。

“要帶我去哪?”

車上,夏文倒是很鎮定,漫不經心的看著風景。

“夏先生,小姐讓我們直接帶你回家。”

保鏢昨晚見識他的身手,對他態度頗為恭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