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幾秒後,躺在棺材裡的孟老爺子也沒有任何動靜。

“該死,把他給我拿下!”

“敢欺辱我父親,我要讓他生不如死!”孟想反應了過來。

一開始,他還真的有些恍惚,覺得蘇辰能夠讓老爺子死而復生。

可現在他清醒過來了。

人已經死了,又怎麼可能再活過來?

這小子說不定就是敵對集團派過來的瘋子。

唰唰唰!

眾人猛然上前,任憑李神醫如何阻攔也沒有作用,他們一把摁住了蘇辰的身體。

蘇辰沒有掙扎,他的一雙眼眸死死的盯著棺材中的孟老爺子。

“你難道就沒有長輩,沒有親人嗎?你這樣對一個屍骨未寒的老者,你良心不會痛嗎?”

“卓越集團的趙黎卓給你多少錢,讓你如此侮辱我父親的屍身?”孟想咬著牙問道。

蘇辰不語,依然盯著孟老爺子的身軀。

孟想一招手:“把他給我帶走!”

眾人拖拽著蘇辰,就想將蘇辰帶出去,然而就在這時......

咳咳!

Advertising

咳嗽的聲音從棺材裡傳來,發出了細微的響聲。

隨即,便是更加劇烈的咳嗽聲音響起,棺材裡面的孟老爺子不斷的咳嗽,聲音越來越大。

終於,所有人都聽到了。

他們驚駭無比的看著棺材,慢慢的,砰!

一只蒼老的手伸了出來,撫在了棺材的邊緣上。

這一幕,將所有人嚇了一跳。

終於,不知道是誰率先反應了過來,大叫了一聲:“活了,真的活了!”

“天啊!”

“孟老爺子,醒了!”

驚叫聲此起彼伏,全場皆驚!

已經判定為死亡的孟老爺子,在這一刻竟然活過來了!

一瞬間所有人也顧不得蘇辰了,紛紛的圍繞在了孟老爺子的身旁。

“老爺子,您感覺怎麼樣?”

“沒事吧?”

孟老爺子失神了一陣,這才有些回過神來:“還好,我,我沒有死嗎?”

“是李神醫救了我?”

在臨死之前,孟老爺子還記得,他說過快請李神醫來。

不過這時眾人卻是詭異的安靜了下來。

最後,他們齊刷刷的望向了蘇辰。

李神醫道:“是這位小兄弟救了您。”

蘇辰現在徹底松了一口氣。

七星續命針十分奇妙,但是想要使用出來並不容易,饒是蘇辰現在也有些虛弱。

孟老爺子的眼神頓時一變,眼中充斥著復雜,不可思議,到了最後演變成了狂喜。

“小辰。”孟老爺子輕聲呼喚道,馬上就要起身。

不等孟老爺子起身,蘇辰立馬迎了上去:“孟爺爺!”

記憶回到十年前那個大雨磅礡的夜,那時的蘇辰幼小無助,是善良的孟浩然收留了他,並且視為己出。

對於孟浩然,蘇辰是發自內心的尊敬。

“長大了,好,太好了。”孟浩然幾乎老淚縱橫,輕輕拍著蘇辰的肩膀。

這一幕,讓一些孟家人忽然想起了什麼。

當初孟浩然收留蘇辰時,正是一個人獨居,收養蘇辰的事鮮為人知,再加上十年過去,記得當初那個場景人少之又少。

就連孟想都不知道。

這十年,孟浩然不知道蘇辰到底過的怎麼樣。

“小兄弟,剛剛......得罪了......”孟想的面色極為復雜。

蘇辰隨意的擺了擺手。

孟浩然吩咐其他人退去,自己則是和蘇辰聊了大半天的時間,直到傍晚。

“當初收養你也是機緣巧合,當時一個算命的說過,你能佑我孟家,後來你果然被高人帶走。”孟浩然靠在椅子上,手裡端著一杯熱茶,熱氣升騰。

孟浩然的眼中充斥著回憶之色:“當時,你師父帶走你的時候和我有過約定,十年後讓你歸來,到時,你和我孫女成親。”

蘇辰忍不住一呆。

成親?

這十年來他不是在練功就是在練功的路上,雖然執行任務的時候也有一些美女,但都沒有太多牽連,老家伙還跟他說過他有過娃娃親來著,可這事他只當做一個玩笑。

“現在也是遵守約定的時候了,我孫女馬上就過來。”孟浩然繼續道。

孟浩然清楚,蘇辰的師傅是多麼厲害的人物,若非蘇辰的師傅,孟家也不會發展如此之快。

蘇辰沉吟半晌,似乎很是糾結。

半晌之後,他才擠出一句話:“孟爺爺......你孫女,不會很醜吧?我不是那麼隨便的人,不會隨便和一個女人結婚。”

孟浩然笑而不語,這更加堅定了蘇辰的判斷。

我把你當親爺爺,你怎麼能這麼對我?

蘇辰的表情略微有些僵硬了起來。

“爺爺!”這時,門外焦急的呼聲傳來。

下一刻,一個長相極美的女人從外面走了進來。

這個美女約二十四五歲,正是一個女人最美好的年紀。

漂亮的柳葉眉,一雙充滿明亮的美眸,高挺小巧的鼻子,一張極美的瓜子臉蛋,帶著冷傲冰霜色。

烏黑的長發柔懶的披在肩膀上,完美無暇的五官,高高鼓起的白色V領襯衫,勾勒出一道迷人的波浪弧線。

她是孟浩然的孫女,孟欣兒。

當看到這個女人時,蘇辰也不由得呼吸一滯。

這女人,簡直是仙女下凡啊!

孟家怎麼會有這麼好的基因,有這麼漂亮的女人?

看來自己是錯怪孟爺爺了,果然,自己拿他當親爺爺,他不會害了自己。

她快速跑到孟浩然的身邊,關切的問了幾句。

蘇辰則是摸了摸鼻子:“孟爺爺,我就是跟她領證?”

看著蘇辰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孟欣兒不禁有些厭惡的看了一眼蘇辰。

蘇辰穿著土氣,活脫脫一個城鄉結合部打扮,實在勾不起孟欣兒的興趣。

聽到領證兩個字,她更是瞪大了眼睛:“什麼領證?”

“孫女,你來的正好,這位是蘇辰。”

“今天下午,你和蘇辰領證結婚。”孟浩然大手一揮,決定了。

孟欣兒這個俏女郎險些摔倒在地:“結,結婚??”

“爺爺,他哪裡配得上我?”

孟浩然卻是眉頭一皺,對孟欣兒略帶訓斥的道:“不是他配不上你,而是你高攀了人家!”

“我高攀他?”孟欣兒當時就驚呼了一聲,美麗的眸子中,滿是不服氣。

她堂堂孟家千金,有顏有錢,追自己的人從這裡排到了國外。

高攀一個山溝溝走出來的土老帽?

開什麼國際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