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旋伸手問季靈妍要回靈牌。

現在季靈妍只想找個替死鬼替她出嫁,既然她開口答應,季靈妍便將靈牌還給了她。

青旋拿回原主娘親的令牌,大概是因為接收了原主的記憶,拿到靈牌的瞬間,心中再次湧出一股濃郁的悲傷。

青旋站起身端著靈牌,目光再次從陸雪佩和季靈妍臉上掃過:“讓我出嫁可以,但你們得保證給我身為季都侯府嫡女的體面嫁妝。”

俗話有錢能使鬼推磨,她尚且不知嫁去王府會是什麼情況,有錢傍身總能讓她在王府過得更有保障。

陸雪佩臉色難看了三分,但一想到現在整個侯府只有她能代替季靈妍出嫁,便又爽快應下:

“好,我答應你。只要你乖乖出嫁,別想著逃跑,該給的嫁妝,我自然會給。怎麼說也不能丟了我們侯府的面子。”

青旋她自然知道,陸雪佩答應她,更多的原因是為了保住季都侯府的面子。

為了防止她改變主意,當天娘親入葬後,青旋便被陸雪佩帶回季都侯府,變相將她軟禁。

一名丫鬟端著燕窩魚翅羹進來,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死人。

青旋吃了一口燕窩魚翅羹突然開始劇烈嘔吐,胃部就像被火燒一樣疼痛難忍。

“你先出去,我想一個人待一會。”

丫鬟罵罵咧咧離開時還嘲笑她山豬吃不了細糠。

青旋很清楚,是她胃部出了問題。

在丫鬟離開後,她立即進到手環的空間中為自己做了一個胃部掃描。

她的胃部竟出現了腸化生的症狀!

Advertising

也就是胃癌病變前的症狀。

青旋緊抿了抿唇,想起原主在被陸雪佩斷掉月銀之後,她和娘親過著朝不保夕的生活。

娘親身體本就不好,後來又為了養活她,整日漿洗衣服,寒氣入體操勞過度,有時候為了給娘親補身體,她會喝涼水充飢,把雞蛋食物省下來給娘親吃,久而久之她就落下胃痛的毛病。

為此,原主曾想嫁給殺豬戶,或者養雞的人家,讓娘親能有肉吃,身子也能好起來,沒想到還沒等她嫁人,娘親便已不幸身亡。

唯獨她變得強大,才能讓季都侯府的人付出代價。

青旋再度看向胃部掃描呈現圖,現在她腸化生的情況已經很嚴重。

好在她是專門研究癌症病患的專家,且不說現在還沒出現癌變的症狀,只要沒發展成癌症晚期,她都有辦法治療好這具身體。

在喂自己吃下兩顆治療腸化生的藥片後,她這才離開空間。

從空間出來後,她打算讓守在門口的丫鬟送一碗山藥粥來,卻聽到兩名丫鬟正在討論她嫁去王府後到底能活多久。

“夫人給她准備那麼多嫁妝又怎麼樣?聽說那王爺的房間比豬圈還臭,裡面滿是蒼蠅,惡臭無比。那王爺根本沒幾天好活。嫁過去就是等著陪葬。換我,我都不嫁!”

“說得也是,不然夫人也不會把那外室生的女兒找回來過繼到她自己膝下,做侯府嫡女。”

聽到兩人正在討論她沒幾日好活,青旋不以為然,她看向自己手腕處接通她大腦神經的微納米空間手環,眼底劃過一抹篤定的淺笑,只要那人還沒咽氣,她就不會讓他死。

得知她剛才吐了,陸雪佩還假惺惺命人給她端來更多的山珍海味,甚至還親自送來一個看上去價值不菲鑲嵌有金絲,珍珠的樟木盒。

“從今日起,你便是我陸雪佩的女兒,季青旋。這也算是我作為娘親的一番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