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幕,不僅僅在銀河系外圍發生著,在各個織女星系的部隊當中,只要是朱家人,盡數發生著!

朱家為了奪取這次的功勞,幾乎在各個部隊都安插了自己的人,但是他們各個都是直接暴斃在屬下的眼中,連搶救和防御的機會都沒有。

很快,織女星系的部隊就亂做一團,各個高喊著抓刺客,但是哪裡有刺客讓他們抓呢?!

“第七十八殺!”

林風輕輕吐著,看著一個個的劍片,順著血線到達虛空的另外一端。

每一個劍片,都會帶走朱家的一個子弟,不論是年輕,還是年老,甚至於牙牙學語的兒童,林風都不放過!

林風從來不是什麼善男信女,面對如此威脅自己、威脅銀河系、威脅自己女兒的家族,他必須要做到斬草除根!

“只不過我現在的修為,還是太低。

雖然範圍能夠覆蓋整個宇宙,但是只能咒殺這朱自成三代之內的血親!

不過也無妨,三代之外,要麼是早已經閉關的上古老祖,要麼就是還未成長起來的孩子,放過也就放過了!

若朱家還隱藏著上古老祖,大不了我再親自去鏟除便是!”

林風這麼想著,面容淡漠。

而且他估計,那樣的上古老祖,八成也不會再糾結朱家的事情了。

如劍神那般,閉關之後,便是不再問世事的還在多數。

如果真的糾結世事,估計此次進攻,也該出現的。

在彈指間,林風再殺了將近三百人,但是還不夠。

Advertising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著,大概一個時辰之後,林風已經連殺了將近三萬人了!

而此刻,血線也只剩下了兩條,裁決劍的劍片,也只剩下了兩個細末的碎片。

彈指殺了將近三萬人,滅掉了朱自成三代內血親,幾乎是朱家全門!

但是林風卻是沒有絲毫的臉色變化,他知道,這樣的斬草除根,是必須的。

殺了就殺了,還有什麼好糾結的呢?

“不要!不要!”

朱自成此刻竟然還沒死,身上的神魂之力依舊在燃燒著,強撐著自己的肉身不倒下去。

林風每殺一人,那畫面都會順著林風的神念,傳達到朱自成的眼睛當中,所以他此刻,恐懼與悔恨,充斥了大腦!

如果再來一次,他絕對不會去接什麼狗屁懸賞令!

這少魔主!就是魔!

一個純正的魔!

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

一個陣法,幾句話語,就滅了自己全門,這等角色,不是魔,還是什麼!

祝袁青此刻幾乎在林風旁邊,都要嚇尿了。

“我了個乖乖!這是什麼恐怖的詛咒啊!

竟然能將一個宇宙中的朱家人,盡數詛咒誅殺!

我的媽媽呀!

幸虧我剛才反應快啊!

要不然,我祝家恐怕也難逃一死啊!

祝幼珊這個孩子,到底是惹了什麼樣的存在啊!

簡直讓人恐懼!”

祝袁青心中哆哆嗦嗦的想著,渾身瑟瑟發抖。

他出關之時的意氣風發,和感覺無敵的錯覺,在林風此等強大的咒殺之下,瞬間煙消雲散!

這怎麼打?

對方抓你個七大姑八大姨,你都能莫名其妙的被咒殺,玩個屁啊!

“第兩萬九千四百七十九殺!”

林風冷冷的說道。

在遙遠的一個不知名星系之中,一個和煦的星球之上。

那個星球,有著穩定的單星系統,陽光照射在那片星球之上,宛如地球一個溫暖的能讓貓咪睡覺的午後,與銀河系和織女星系之間的肅殺氛圍,顯出了極大的反差!

而那顆星球之上,只有一對男女,上面有著建築豪華的別墅,有著花園,有著泳池,仿若度假之地一般。

“行了爸爸,我知道了。

我沒有出去鬼混,一直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陪著婷婷呢!

嗯嗯嗯……不是鳥不拉屎,不是鳥不拉屎……

誒呀知道啦!

她跟肚子裡的孩子好著呢!

……

是麼?朱家又要有大動作了啊?!

誒呀!知道了!

我會給你抓住著白富美的!

恩恩!

就這樣!

掛了啊!”

這青年掛了電話,看著窗外在陽光下散步的朱婷婷,心中也是一陣得意。

這朱婷婷,是朱自成的女兒。

只不過是很偏遠的女兒罷了,否則也落不到這青年手中。

當年朱自成風流成性,只不過是出去游玩,就玷污了一個星域的少女,後來少女生產了朱婷婷,帶著朱婷婷上門,朱自成才勉強給了她一個名分,便是不再管她了。

也正是因為這樣,這青年才能娶到這朱婷婷。

否則,他怎麼配?!

青年剛要出去,和妻子朱婷婷享受著養胎生活,卻看到朱婷婷猛地向後一倒,瞬間沒了呼吸。

連神魂,都一並碎裂了!

肚子裡的孩子,也是瞬間流產,流出一灘血液……

而林風處,兩根血線,也是應聲而斷。

原來,這最後兩個血線,就是朱自成的女兒,和外孫。

至此,血脈咒殺,全部完成!

連殺朱家兩萬九千四百八十人,加上這別墅之內死去的,朱家將近三萬人盡數死於林風之手。

從此之後,織女星系之中,再無朱家!

當那陣法緩緩消失,當裁決神劍徹底崩碎,朱自成也終於在最後的不甘中,燃燒完了自己的神魂,咽氣而倒,帶著無限的悔恨,死去。

林風長呼一口氣,拔出朱自成身體內的魔劍,隨後收起,同時淡漠的看向在一旁跪在地上的祝袁青。

祝袁青感覺在林風這一眼之中,靈魂都被凍結了!

“砰!”

祝袁青直接磕頭搗地:“少魔主……威武!”

在林風這等咒殺朱家全門的強大法術面前,祝袁青只感覺自己的驕傲和自信,簡直是可笑至極!

便是自己的祝家,若是不聽從林風的吩咐,恐怕也會被隨手滅門吧!

而祝家,也會像朱家這般,毫無反手之力的!

祝袁青此刻,再無任何雄心壯志,至於給女兒報仇、稱霸織女星系這種事情,祝袁青也沒了絲毫想法。

他現在只想安安穩穩的活著,在林風手中活下去,保全祝家就行了。

祝袁青心思復雜,一直搗地而跪,聽著周圍的海浪聲聲,絲毫不敢抬頭。

一直跪了足足三個時辰,祝袁青也沒聽到任何的指示,這才奓著膽子抬起頭來。

卻發現,林風早已經不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