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氏大廈,坐落在濱海市區南,是為數不多可以晉升到省級家族的企業。

這大廈共有十層,頂層的總裁辦公室中依舊亮著燈,三十歲的總經理費盎然正穿著襯衣,坐在寬大的老板椅上,喝著上等的龍井,他看著眼前的電腦屏幕,上面正顯示著白清漪的一張張照片。

看著照片中那漂亮到無可挑剔的女人,費盎然的眼中閃過一抹陰笑:“過了明天,你就會成了白家的棄女,變得一無所有!

到時候我去追求你,還不是手到擒來?”

費盎然早就垂涎白清漪的美色,只是這位冰山女總裁除了公務外,誰都不見。

正好白子明找上了自己,說想要借助自己的力量,展現他這一支的能力,把白清漪擠下總裁之位,費盎然求之不得,滿口答應。

在他看來,等白清漪丟了白家總裁的身份,再配合著白子明逼她一下,讓她成為自己的玩物,還不是簡簡單單?

指著她那個廢物上門女婿,她白清漪能餓死!

費盎然正在美滋滋的想著,他的董事長門被一腳踢開,嚇了他一跳。

隨後,一個穿著白襯衣大褲衩的男人趿拉著一雙鞋,直接坐在了沙發上。

“你是誰!保安!怎麼讓什麼垃圾都進我辦公室!”

費盎然大怒,拍著桌子大喊道。

“一共三十七個保安,都被我放倒睡覺了。”林風一臉淡然:“所以,別喊了。”

“什麼!”

費盎然愣了一下,拿起桌子上的電話打向保衛科,果然沒有人接聽。

這個人,一個人放倒了三十七個保安?!

Advertising

這讓他有些忌憚林風:“你是誰,來這裡干嘛?”

“我是誰不重要,來這裡就是有一個很簡單的選擇題讓你做。”林風挖了挖耳朵。

“什麼?”

“明天,要麼幫白清漪,要麼我就毀掉你的公司,讓你沒辦法幫白子明。

二選一,給你十秒鐘時間考慮。”

林風說著,開始倒數。

費盎然愣了一下,隨即哈哈大笑,自顧自的點燃了一根雪茄:

“小子,你怕不是在說夢話!你真的以為這個社會只是靠能打就行了?

你打的了我三十七個保安,該不會以為也能靠拳頭打倒我的費氏企業吧!

你信不信,我只需要一個電話,你現在就能牢底坐穿!”

“還剩五秒。”林風完全無視了費盎然的話,拿出了自己那台3GS。

“哈哈,還拿著十年前的3GS,上面還帶著一個水晶鑽殼子,娘了吧唧的,你怕不是猴子請來的逗比啊!”費盎然哈哈大笑,隨即表情變得凶狠:

“我也給你五秒鐘,跪下磕頭,隨後滾出我的辦公室,這件事我就不計較了,否則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在費盎然眼中,這小子就是一個只會用拳頭說話的暴躁年輕人,雖然不知道是誰派來的,但是八成和白家脫不了干系。

這樣的跳梁小醜,費盎然還不想計較。

因為與之計較,實在是掉身份。

可是沒想到林風根本沒鳥他,數到零之後,有些遺憾的看向費盎然:“看來你對你的企業,很不珍惜啊!”

費盎然愈發覺得這人是個瘋子,兩人幾乎同時打出了電話,林風打給自己的手下,而費盎然則是打給屬於自己的保鏢公司。

三十七個保安攔不住,你還能打得過五十個專業的保鏢嗎?

兩人幾乎同時掛斷了電話,林風起身,轉身要走,卻是被費盎然丟過來的一個文件,攔住了去路:

“小子,裝了逼就想走?真當我費氏企業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界嗎?

你要是有種,就在這等著!

不讓你跪下給我磕頭喊爺爺,算我費盎然三十年白活!”

林風笑了笑:“我的事情辦完了,你的公司已經毀了,你留著我,是想給我磕頭道歉嗎?”

“好小子,你……”

費盎然被氣的不輕,剛想大罵,電話卻是響了起來,發現是一個重要伙伴趙總的電話。

這電話可不敢不接,最近有一筆大買賣正是與趙氏企業合作的,沒必要為了這麼一個瘋子耽誤了正經事。

可是剛接起來趙總的電話,對面便是破口大罵:“費盎然,你惹到大人物了可別拖我下水,咱們的生意結束了!”

“什麼?趙總……”

費盎然剛想說話,沒想到對方直接掛了電話。

隨即,第二個電話打了進來,是自己的助理:“費總,咱們公司的服務器遭受到了黑客攻擊,裡面的重要資料全都丟失了!損失起碼一個億!怎麼辦啊!”

還沒等費盎然反應過來,更多的電話打了進來,有自己的合作伙伴,也有自己的秘書助理。

“費總,你不仗義啊,竟然在網上散布我司的醜聞?對不起,合作終止了。”

三家大公司取消了與費氏的合作意向,損失三個億!

公司工廠遭受莫名斷電,生產全部終止。

……

一個一個的消息紛至沓來,短短十分鐘,費氏企業便是損失超過了七個億!

還沒有停止!

費盎然拿著手機,聽著裡面一個又一個的消息,癱坐在了老板椅上。

“老板,對不起您惹得人我們不敢動,甚至已經有大人物威脅我們了,我們已經准備跑路了,老板,我勸您也趕緊跑路吧!”

最後一個電話,是保鏢公司打來的,他們受到警告,根本不敢來了。

費盎然看著穿著大褲衩白背心的林風,一臉的驚恐:“這些!都是你做的嗎!”

“不不不,是你選的,我可什麼都沒做。”林風舉起雙手,做出一個無辜的表情:“你叫的人來不了了,那我就先走了!”

“等等!”

費盎然面色慘白,他現在知道,這個打扮邋遢的男人根本不是他能夠招惹的,剛才的怒火有多大,現在的恐懼有多大。

他只是一個電話,便是讓自己引以為傲的費氏企業,毀於一旦啊!

他勉強支撐起自己的身體,看著林風:“我求求你,放過我……”

“你求人就這個態度啊?剛才你不是挺會說的麼?什麼磕頭?什麼爺爺的才能放過啊?”

費盎然身子一軟,可是不停響起的電話和助理秘書不停的實時報告,讓費盎然心神俱亂。

他不能失去費氏企業,他不能破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