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心神一愣,沒想到會被李天推開。

他的身手他十分清楚,尋常十來個人根本近不了他的身。

可眼前這個年輕人,卻只能一把將他推走,讓他倍感詫異。

李天沒理會他,將目光放在林綄溪身上。“你怎麼樣?沒事吧?”

林綄溪沒想到李天會出現幫自己擋了這一巴掌,心下莫名產生了一種強烈的安全感。

安全感?這個感覺剛浮現,便被林綄溪當場否決,這廢物什麼時候讓人省心過?

但現在情況緊急,她顧不得多想,忙是向身邊的幾個護士道:“快,請江主任過來,送病人去手術室!”

李天得到了無上醫典的傳承,看出病人氣機衰弱,根本支撐不起手術的負荷,情急之下開口,“你們別亂動,病人現在不能動手術!”

驟然聽到喝止聲,林綄溪轉過頭來,秀眉緊蹙,“沒看我在救人嗎,你添什麼亂。”

“有銀針嗎!”

李天卻不管她,轉頭向一名護士問道。

那護士不知道李天身份,但看他一臉自信的模樣,下意識點了點頭,將針包取了出來。

李天一把接過,取出一根銀針,運轉功法,一股無形的氣體頓時覆蓋在銀針上,為銀針消了毒,旋即他手下一動,一把將銀針刺在老者的印堂穴上!

同時,一股渾厚的真氣,攝入老者體內,為他疏通了心髒附近堵塞的經脈!

“你干嘛!”

林綄溪大吃一驚,想要阻止卻已經晚了。

Advertising

“呀,心跳恢復了!”

一聲驚呼傳來。

林綄溪下意識轉頭看去,就見心電圖真的有了跳動的跡像。

這讓她心下一愣,暗想自己這個廢物老公,什麼時候會的醫術?

但沒等他反應過來,李天再次出手,接連九針刺在老者身上,這才面色發白地松了口氣。

他剛剛施展的是“續命針法”,便是將死之人,也能救活!更何況只是一個心髒驟停了。

只不過,在施針的時候,李天發現,這老者的病情遠比想像中復雜。

在老者的體內,有一股強大的氣勁在肆意躥動,也是這氣勁,破壞了老者的神經系統。

換做尋常人來,留了這麼一股氣勁在體內,怕是早就穿腸肚爛,七竅流血而死。

可以說,這老者能活到現在,實屬一個奇跡!

“這續命針法只能緩解老者病情,還需要再施展一手‘枯木逢春’才行。”

李天心裡暗想,就要進行下一步的動作。

“你干什麼!”

這時,一聲厲喝傳來。

門口處一群人從外面湧進來,先是數名氣勢彪悍的保鏢,跟在後面的兩名身著白大褂,一老一中年的醫生,最後則是一位身著唐裝的中年人。

剛剛喝問出聲的,正是那個中年醫生。

“江主任和吳院長來了。”

“那中年人是誰啊,怎麼看著有點眼熟?”

“他,他是秦氏集團的董事長,秦政!”

有人驚呼出聲,認出了來人身份。

秦氏集團,青州當之無愧的龍頭企業,秦政,更是秦氏集團的掌門人,跺跺腳整個青州都要抖三抖的大人物!

現在卻連秦政都親自過來,那老者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李天聽到聲音,也轉過頭來,平靜地看了看那江主任,說道:“我在救人!”

江主任想要在秦政面前表現一番,哪裡能讓一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給搶了功勞,當即冷聲問道:“你是哪個科室的醫生,我怎麼沒見過你!”

“我不是醫生。”李天隨口回道。

“不是醫生?那你為何敢施針,這不是草菅人命嗎!” 叫秦政的中年人頓時怒了,質問道:“吳院長,你什麼意思,正兒八經的醫生不用,竟然讓一個來歷不明的人來給我爸治病,你想害死我爸不成?”

被一通喝斥,吳院長心下一驚,忙是解釋道:“秦先生,請稍安勿躁,我這就問明情況。”

江主任也沒想到這年輕人竟然不是醫生,注意到吳院長投過來的眼神,當即喝道:“你不是醫生還敢行醫,趕緊給我滾開,耽誤了病人病情,我讓你牢底坐穿信不信!”

轉而又向林綄溪質問道,“林醫生,你怎麼回事,這是你的管轄區,為什麼讓一個陌生人來治病,還用的是針灸?荒唐,針灸還能治病?”

林綄溪一聽,暗自埋怨起李天的胡作非為,對他惡感更深,忙是道歉道:“江主任,對不起。”

說著,她瞪了李天一眼,“你愣著干什麼,還不快給我出去!”

“我不能走,這病人的病很復雜,除了我之外,根本沒人能治!”

李天皺眉道。

這話出來,林綄溪氣到了,心想你一個大學都沒上過的人,會個屁醫術啊,還敢大言不慚說除了你之外沒人能治!

另一邊的大漢反應過來,對李天怒言相向。

“草,原來你不是醫生啊!你他媽不是醫生,在這瞎起哄個什麼勁,趕緊給老子滾!”

話音剛落,他立刻抬起拳頭來,朝李天打去。

李天見狀,眉頭大皺,身形一閃,躲開了他的拳頭,心頭火氣頓時上來了。

他耗空了體內真氣,為這病人續命。

結果,這些人不感謝他就算了,還讓他滾,真是狗咬呂洞賓。

“病人的情況我已經控制住了,不過,別怪我沒提醒你們,我剛剛的針灸,只是治標不治本,你們還得動手術才行,但是手術的過程中,絕對不能把針拔下來。不然發生什麼好歹,你們可別來找我。”

李天不想再管了,反正他幫林綄溪挽救了這病人的性命,自己老婆的工作算是保住了!

告誡一番已經是仁至義盡,說完直接往外走。

“我呸,中醫還能救人,簡直可笑!不讓拔?我偏要拔!給我把那些針拔下來!”

江主任滿臉不屑,逆反心理一起,當即野蠻的將銀針一一拔下,顯然很看不起中醫。

旋即他向林綄溪喝道:“林醫生,你還愣著干嘛,趕緊給我把病人送手術室去!”

江主任大發雷霆,沒人敢不遵從,忙是動了起來。

卻沒想到,銀針剛拔掉,病人便劇烈的顫抖起來,心跳頻率驟然下降,連臉色都變得無比蒼白。

“快,心髒除顫器拿來!”

江主任心下大驚,忙是跑上去按住病人,做心髒按壓。

結果接連幾下下去,卻一點用處都沒有,很快病人的心跳便越來越微弱,似乎隨時都會死去那般。

看到這一幕,江主任心下巨震,冷汗刷的一下就下來了,完全不知道是什麼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