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保鏢揚起拳頭,眨眼就要落下。

寧北眼神平靜,白皙左手抬起,頃刻間落下。

轟!

保鏢高達一米九的魁梧身軀,倒飛出整個過道,生死不明。

梁宇眼神驚悚,這恐怖武力,未免過於駭人!

他膽寒質問:“你是誰!”

寧北未曾瞥他一眼,彎腰扶起老人。

寧北是誰?

北境三百萬平方公裡國土,何人不知寧北之名!

北境,鎮北王,便是他!

寧北之名,曾經有人在他名字後,冠絕一個‘王’字。

全名稱他為寧北王!

那時寧北已名滿京華,正是少年輕狂時,可寧北自此穿上布衣,不授這個王。

此刻,寧北輕聲說:“你可知他是誰?”

“誰?就這老東西,呵!”梁宇未改輕蔑嘴臉。

寧北輕聲道:“他滿是傷痕,皆是榮耀,功勛之人,今日受你們折辱,當真是小人當道!”

Advertising

“功勛?這老東西當過兵立過功?”梁宇死性不改。

他怕是真覺得梁家,可以只手遮天。

所謂的梁家,在寧北眼中,跳梁小醜罷了!

梁宇可知,北王若怒,赤地千裡,流血漂櫓!

一件布衣能驚退八十萬境外敵人,那是寧北年少時,孤身一人鎮守北境,一人一刀屠敵七十二萬,白骨成丘山。

自此,鑄就寧北王赫赫凶名!

布衣不死,無人敢犯我邊疆半分!

寧北輕聲道:“消防兵也是兵,熊熊大火中,他用命守護你們,如今換來你們的折辱,你這人,當殺!”

伴隨著寧北最後半句話,驚天殺氣衝九霄,海鷗折翼,白魚躍水,動物的害怕,源自本能!

梁宇怕了,卻凶狠說:“在汴京市,無人能動我,因為我是梁家人,你得罪不起!!”

嘭!

寧北意欲殺他,但聽到這話,反倒是留了他一命。

揮手一巴掌後,梁宇凌空被抽飛,趴在地上如死狗。

“梁家,很有權勢?”

寧北眼神很冷,整個船艙溫度似乎都降低了三分。

周圍船客本能點頭,梁家在汴京真稱得上權勢滔天!

打了梁宇,就等於惹得大禍!

寧北薄唇微動:“等到汴京,我讓你見見什麼是真正的權勢!”

梁宇說在汴京市,無人能動他?

這般驕縱!

寧北不介意等到汴京,讓梁宇見識什麼是真正的權勢!

老人被攙扶起,濁淚縱橫,宛如一個受了委屈的孩子,說:“多少年了,沒想過還有人記得我們,孩子,謝謝你!”

寧北淡然笑了笑,帶他回座位休息,任憑梁宇瘋狂嘶吼大罵。

“客輪靠岸,老子就弄死你!”

“得罪我,就是得罪我梁家,下船就是你的死期!”

“好好享受你最後的十分鐘吧!”

......

梁宇眼神怨毒,心裡恨透了寧北。

客輪中的人,誰也不敢管閑事。

隨著游輪鳴笛,速度減緩,緩緩靠上碼頭。

在碼頭遼闊空地,一位老年管家帶著五十名黑衣保鏢,臉色透露出嚴肅,已經接到過自家二少爺的電話。

堂堂梁家二公子,竟然被人打成這樣!

在汴京市,不論是誰,都是在找死。

縱然是七豪門中人,今日不死也要殘。

老年管家心裡已經下定主意。

待客輪停靠過後,梁宇下船時一瘸一拐,老年管家急忙上前。

“二少爺!”

五十名壯碩保鏢,低頭齊聲大喝。

惹得其他下船的乘客,紛紛低頭匆忙離開。

待乘客陸續走光,寧北看著久違的故土,輕聲嘀喃:“近鄉情怯,沒想到我也會有這種感覺!”

梁宇冷笑著,認為寧北怕了,不敢下船。

他低吼:“你不是讓我在汴京,見識一下什麼是真正權勢嗎?怎麼,不敢下來了,膽小鬼!”

“在汴京,我們梁家就是權勢代言詞!”

老年管家打個手勢:“拿下他!”

幾十名壯碩保安,剛有所異動!

只見這寬敞碼頭,秋風蕭瑟,卷起泛黃杏葉,似乎早被人清場。

今日的人,格外的少!

就在東南方,緩緩出現一列黑衣勁裝的青年,步伐整齊。

人數過千,皆穿黑衣,面戴黑巾,腰間佩戴黑色長刀,刀長三尺三寸三分,胸前有個紅色標志,這標志有些像是......北王刀!

過千黑衣青年,出現在整個碼頭,緩緩靠近這艘客輪。

千人步伐整齊劃一,氣勢鐵血,混若一股。

下一刻。

千人拔刀,戰刀出鞘,殺氣衝雲霄。

每個人神情冷峻,一雙虎目滿是堅毅之色,更是透露出狂熱的信仰!

只因游輪上的那人,雖穿布衣,卻是他們共同的信仰!

他七歲離京,至今已滿十三年未歸!

而今歸來日,便是封冠加冕之時!

千人出動,來到客輪下,單膝下跪,戰刀插入地面,以這般大禮迎接。

千人齊聲暴喝:“華北總組恭迎指揮使歸來!”

聲浪滾滾,激蕩長空。

這便是寧北說的權勢!

這一幕讓梁宇,眼神驚悚,難以想像。

老年管家更是臉色煞白,大半輩子經歷告訴他,今天惹到了驚天恐怖人物!

這尊大人物,非他梁家所能招惹。

寧北緩緩走下客輪,淡笑:“我為布衣,無官無爵,喊我名字就行!”

“我等不敢,規矩不可僭越,布衣之名,天下何人敢直呼!”

千人當中,為首青年,留著板寸頭,精悍透著侵略性。

寧北看向他,輕笑:“小慕臣,沒想到今天你們來接我,怕是越界了!”

華北總組職責極大,負責八十三萬平方公裡區域的棘手事情。

可這裡是華中!

汴京市,更是位於華中之中,以前很多人稱呼這裡為......中原!

“越界就越界,指揮使歸來,沒遇到麻煩吧?”

精悍青年慕臣,瞥了一眼梁宇等人。

“他說在汴京市,無人能動他!”

寧北彈指輕笑。

唰!

千人起身,刀鋒所指,梁宇都快嚇哭了。

梁宇說過,在汴京市無人能動他!

可今日,全場過千人別說動他,滅他梁家三族都在彈指間。

老年管家汗如黃豆,不斷滴落道歉:“先生,這可能是誤會!”

“那就讓這誤會持續下去!”慕臣拿下所有人。